首页 >> 平等权益 >> 教育 >> 香港同志议题媒体报道奖杜聪序言

香港同志议题媒体报道奖杜聪序言

作者:杜聪 | 时间:2010-03-09 | 阅读:1942

序言~传媒与同志

自从男同性性行为被非刑事化以来,香港的同志空间显然广阔了,然而,这只代表同志衣柜的扩大而非消灭.

尽管有不少同志对这个扩大了的衣柜及其社交联谊为主的空间已感到满足,但不论男女同志,每天还是要走出衣柜,面对来自家庭,工作和社会的种种压力和歧视.

非同志主流社会对同志的不接受和歧视,往往是源自因缺乏了解而产生的无知.也许,每天有不少同志在身边擦身而过,但是公众对同志议题的认知,还是主要靠传媒的报道.

本应在消除歧视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传媒,不单止没有积极地帮助大众巿民去了解同志议题,反而常把同志神秘化和定型化,严重地扭曲和丑化了同志社群.

在娱乐资讯化(很惨)和资讯娱乐化(更惨)的今天,哗众取宠似乎跟新闻价值成了正比,甚至划上等号.不少媒体以「读者想看」为理由,理直气壮的把读者「骑劫」到别人的床上去,浴缸里去,坐厕里去.

在这个大潮流里,同志社群亦成为传媒猎奇的重要对象.一向被忽略和误解的同志社群不但没有透过传媒得到平反,反而换来不成比例般多的负面报道.结果,一个不正确不全面的同志社群在大众眼前呈现.

凡事总有例外,潮流中亦有逆流而上的正义之士.为了表扬他们及其作品,为了鼓励传媒「还我公道」,对同志议题作全面性的深入报道,加强大众对同志议题的认识,正是智行基金会主办「同志议题报道奖」的原因.

智行基金会自成立以来,一直以提倡平等机会和消除歧视为目标.「同志议题报道奖」得以成功举行,有赖各方支持,包括三个协办机构(香港同志社区联席会议,香港记者协会,以及Radio Republic.com网上电台),和曾经参与报道奖的人,特别是伍韦,陆宝珠,陆宝球,陆鸿海(江湖上人称「五六六六」组合),以及所有义工,中学生评判,嘉宾评判和莅临颁奖礼的嘉宾.

我还要特别多谢两个朋友,他们的支持给我莫大的鼓励和启发.我在求学时期与白先勇先生相识,十多年来,白老师亦师亦父亦友.他以身作则,教我如何去用悲悯的心看世界,同时又以无比的勇气积极地做人.关锦鹏既豪爽又重情义,是世间少有的大好人.记得在《有时跳舞》的筹款义演中,有记者问为何把电影为智行筹款,他毫不犹疑地说:「我是同志,我亦希望同志社群不受歧视,但我只懂拍电影而不懂搞平权运动,唯有把我的电影用作筹款,以表支持.」

这本《传媒与同志》专书是同志议题报道奖精神的延伸.它是报道奖的回顾,亦对日後改善同志和传媒关系起了前瞻的作用.

这本书能与读者见面并能免费派发,要感谢香港民政事务局,各大赞助商和社会人士的慷慨资助,还有背後以伍韦和黄洁玲为首的一群热心能干的工作小组,甚至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这本书.

希望这本书不但能为同志社群提供参考作用,更希望非同志朋友能透过这本书对同志议题更加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