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平等权益 >> 政策和法律 >> 不是为了钱,只是为改变!:广东首例艾滋病就业歧视案胜诉分享会深度记录

不是为了钱,只是为改变!:广东首例艾滋病就业歧视案胜诉分享会深度记录

时间:2017-07-10 | 阅读:61

艾滋病与同性总是被有意地联系在一起,但并非异性中就没有艾滋;感染者不应该就业,尤其是食品安全的岗位,但这剥夺了一部分人的权利;很多人不敢尝试,害怕失败,因为知道不可能,但他胜利,即使经历了失败。成功离不开众多社会人士的支持,也离不开他的坚毅。

7月8日智同有幸邀请到作为广东首例就业歧视胜诉的当事人小明(化名)以及辩护律师分享其维权的过程。

小明2012年毕业之后一直在用人单位工作,到2015年10月参加公开招聘的考试——合同制转为事业编制,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名的他觉得被录用势在必得,不巧,在体检时发现HIV,最终没有被录用。当时他上网了解到国家为HIV感染者提供免费的药物治疗,并可以得到有效控制,但他还是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曝光,不仅编制拿不到,而且工作也很难保住。

小明查了《劳动法》、《艾滋病防治条例》等等文件,拿着这些文件试图跟领导沟通,争取自己的权益,领导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第18条规定,“对患有艾滋病的病人或者病原携带者予以必要的隔离治疗”,让其离岗休息。当时这个法律是1991年颁布,对艾滋病的认识不到10年,尚在探索期,目前艾滋病感染者是不需要隔离。当时用人单位翻出这个条例时,一下就怔住了小明,很无奈,没有其他理由进行抗争辩论,只能离岗休息。2015年12月开始用人单位让小明离岗休息,但在合同到期前,工资待遇还是照常。小明心想用人单位合同到期肯定不会续签,便整理了一些医学、政策上的文件给国家卫计委写信,卫计委的回复仅仅说收到了这份信,便没有了音讯。

幸运的是当时小明离岗在家没有事情,参加了智同的小组交流活动,智同的工作人员介绍小明找到同志权益平等促进会的燕子(化名),还引荐了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邱律师。邱律师告诉小明1991年的条例已经不适用。小明便考虑要不要走法律程序,但他还是很纠结,害怕曝光,而且父母也不支持。他想,如果不维权的话,可能一辈子只能找一家换一家,像老鼠一样躲躲藏藏,如果试着去拼一拼,输了也就输了,赢了的话,用人单位再以同样的理由拒绝,自己也有底气。

小明在用人单位已经工作三四年,对单位也有了感情,但当领导说“你们这种情况以后只能摆个地摊”,“像艾滋病,用人单位出钱也要赶你们走,现在留用你们,还给发工资,已经很不错了……”冷言冷语的讽刺刺痛了小明的心。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后来小明要求续签合同,单位拿了一份协议给他,上面写着“经双方协商同意,合同到期不续签”,小明当场质疑他们,因为并没有经过协商。领导立马拿出了另一份,把“协商同意”去掉了,当时他气愤至极,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小明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个官司打下去,便找到了邱律师。

邱律师很早就开始关注公务员系统中的体检标准,有一位朋友考广州公务员,但因为血压高而不被录用。之前公务员的录用一般在面试环节通过关系刷掉一部分,现在轮到体检环节中作弊。小明曾说告卫计委的不作为,邱律师觉得更应该改变体检标准的不公平,所以他想以艾滋病为突破口,进一步打破事业编制中的体检不公正。

小明跟律师商量后,决定分三个案子来起诉——”离岗休息是违法的”、“合同到期不续签违法”、“事业编织不录用违法”。在合同还没到期时已经在家休息,很多朋友羡慕小明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但邱律师觉得他的美好生活并不会太长,而且这段空窗期不利于小明应聘新的工作。很多律师都没有想到“合同到期不续期”是违法的,邱律师认为合同到期不续期肯定会发生,原因一,用人单位本来就觉得小明不适合在这里工作;原因二,从经济学角度,续期则需要支付12个月的工资,不续期则可以赔偿8个月,可以减少损失。由于案件申诉的过程比较漫长,自己没有收入,小明找了其他工作,所以“合同到期不续签”就放弃了,主要专注其他两方面。

邱律师最终决定“离岗休息”以劳动纠纷申诉,“事业编制不录用”以行政诉讼申诉。

为什么要先打劳动纠纷?一,从案例本身而言,已经在岗考本岗的事业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劳动纠纷案例;二、劳动纠纷是为了行政诉讼做铺垫,从劳动纠纷讲,同样岗位合同工可以做,事业编制为什么不能做,涉及“身份歧视”——差别对待合同工和事业编制员工,以及“健康歧视”——艾滋病感染者不能做这份工作。

这个官司在还没开始申诉前就被认定不会成功,但邱律师和小明用10倍的精力准备这起官司。之前有十起艾滋病的歧视案,其中有六七起完全败诉,有两三起是法院调解,用人单位给补偿,庭外和解,有一起劳动者虽然胜诉了,但法院以违法《劳动法》,只字不提“艾滋病”。因为是劳动纠纷案件,多了仲裁的环节。劳动仲裁以及一审中,用人单位提出两条理由:一、艾滋病会影响食品安全以及检测的结果;二、让小明离岗休息并不是歧视,而是一种福利。在仲裁和一审的时候,邱律师提出八条反驳意见,但法官全然不顾,只采用用人单位的意见。即便在对方律师无力反驳的情况下,依旧败诉,让他更加坚定要上诉。

二审之前,邱律师让小明亲自去找专家帮忙。专家说:“这个案例如果流传到国际上绝对被人笑话,我并不是帮你,是帮你们,为了国家的声誉”,专家还找到了相关医生出庭。二审中法官听取了专家的意见,而且每当专家不能出席时,便改变庭审时间。经过双方激烈辩论,小明本以为也会输,结果法院宣判用人单位侵犯了“实质劳动权”,而且也承认了用人单位歧视艾滋病患者是违法的。

有人认为“不算全赢”,因为没有赔偿,工作也没有恢复,但邱律师认为打官司不是为了赔偿,而是为了赢取权利,这只是阶段性的胜利,接下来还有很多官司要打,比如“人格权”方面,按照现在的法律即使确认歧视,也只能赔款两千或者赔礼道歉,所以这起案件关键在于力证事业单位带头歧视的问题,以行政诉讼申诉,随后提出应该提高赔偿,加大惩罚力度。邱律师认为打这个官司首先是为给“疾病”正名,很多时候都把疾病妖魔化,不光光是“艾滋”,其次是为了减少对感染者的歧视,最后摘除LGBT群体“艾滋病”标签。

这个案件中,有效链接了公益组织、律师、专家、医生等多方社会资源,将许多能人志士拧成一股力量,最终打破了“不可能”的怪圈。一切改变来源于行动,坚持不懈地行动才能实现一切可能。